一蓑一笠一扁舟,
一丈丝纶一寸钩。
一曲高歌一樽酒,
一人独钓一江秋。 王士祯 题秋江独钓图

墨村第三周,生活缓缓地朝着与过去垂直的角度继续展开。

工作

网上搜索出来的工作大多看起来无聊,但是我依然得申请试试,能有几次面试经历最好,成不成且不说,我需要经验。

这个星期投了第一份正式的简历。光简历和Cover Letter花了我两天时间。写简历我觉得好像烹饪,同样的原料要按照不同的要求做出不同的口味,是炒是蒸,全是对方说了算。构思过程说是绞尽脑汁也不为过。只是我的原料非常有限,也不是大家爱吃的那种。结果是什么样自然无从猜想。如果处处碰壁,再考虑接下来做什么不迟。

Alas! 这是一大难题。

生活英语词汇

只要留心,在这总能接触到一些新词汇。这些词大多是看到能反应出来是什么意思,但是如果让自己说,是万万想不出来的。而且越是日常的词汇我往往越不熟悉。以后要多逛超市,多观察积累。语言无非是一种习惯,别人怎么用模仿一下变成自己的就好了,多模仿就会越来越地道。

  • free range,超市里买鸡蛋,蛋盒上写的,大概指鸡是“散养的”。
  • baby formula,奶粉,infant formula也可以。milk powder似乎是成人喝的奶粉。
  • hosiery,袜子,大多是短袜
  • mens grooming,男士梳洗用品,洗面奶,剃须刀之类的,men后面有s的,可能是men’s。
  • cat litter,猫砂
  • dog treats,狗狗们的玩具,磨牙棒一类的东西,大概toys只能用在孩子身上吧?
  • toilet rolls,卷纸,很形象
  • penalties apply,公交车站见到的,如果逃票,就是这个结果。我还真遇到了一次查票,这种机会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。验票员是中途上车的,手里有一个小小的机器,交通卡拿去刷一下,似乎会显示这张卡刷了没有。如果没刷,则penalties apply,可能是一张$229的罚单。当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小伙见机不妙提前溜掉了。

交通卡

说到刷卡,总算把交通卡玩法弄清楚了,很简单。以前我太天真,以为这里刷卡坐车跟北京差不多。后来偶然发现有时下车刷卡显示刷掉0,有时候4块多,这显然和刷卡的时间相关。于是我找来说明研究了一下,

2017514-1

首先交通卡有两种,一种叫做myki money,适合偶尔乘车使用,价格较贵。还有一种叫做myki pass,相当于月票,其实最小单位可以是一周,频繁乘公交,比如上班或者密集出行去玩的,用这种卡更划算。例如这个周票,一次充41块钱,七天之内不限次数,显然用的越多越划算。过去几周,我几乎天天出门,然而不幸的是,我一直用的是第一种卡。

亏了多少呢?要计算这个问题得先看一下myki money是怎样计费的。从说明里看,影响票价的有三种因素,距离,时间和折扣。

折扣(concession)我是没有的,每次坐车都是full fare,全价。

距离,墨尔本的公交以市区为圆心,放射形分布,并且有zone 1和zone 2之分,就是一区和二区,一区离圆心较近,二区较远,不同的区票价不同,因此有三种情况,

  1. 只在一区坐车
  2. 只在二区坐车
  3. 跨区间坐车

根据说明,一三两种单次是$4.1,第二种是$2.8,很贵吧!

另外,还有一个时间概念,两小时以内,不管换乘多少次,价格都跟跟上面一样。而且每天有价格封顶(daily cap),从一区到二区,每天最多$8.2,周末优惠,封顶6块钱。

我的情况是,每天早上乘电车去市里,全部在一区,花$4.1。然后晚上坐火车回来,离家最近的火车站在二区,跨区也是4.1,这时一天的花费已经封顶了。之后逛一圈超市,解决晚饭,然后坐电车回家,这一趟不收钱。好玩的是,我家前后的两个电车站刚好是一区和二区的分界(最近才知道)。就是说,如果我提前一站下车,相当于一直在二区,如果多坐一站,就跑到一区来了。知道这一点还是很有用的,能避免跨区多收钱。

那么每天从市区往返,一周是8.2x5+6x2=53。而如果有月票,则是41,能省一顿饭钱。但月票是充的越久越划算,比如如果是28天的月票,一共只要137.76,而普通票需要53x4=212,这已经差得很多了。

因此下次再充值要思考一下,如果还打算到市里来,就选择月票。否则也可以只去社区图书馆,那样步行就可以了,一周能省几十块钱。毕竟墨尔本的交通挺贵,就算月票,七天的钱也等于我在北京做一个月地铁了。

古典音乐

这周开始从Apple Music 里面找古典音乐听。我是纯粹的入门水平,作曲家,演奏家,甚至曲名我都是一知半解,比如我发现,欢乐颂的大名原来叫做D小调第九交响曲(Symphony No.9 in D minor, op.125),肖邦的夜曲有许多首,我听到的是降E大调夜曲第二首(Nocturne No.2 in E-Flat Major op.9)。但是与其被一堆眼花缭乱的名字淹没,不如先凭直觉,体验音乐本身,慢慢培养起兴趣再去了解音乐背后的故事不迟。

这一周走路听,图书馆看书累了听,写文章的时候也在听(睡前不听音乐,听Audible)。听的时候,我想象“静静的雨幕下无边无际的大海”1,古典音乐是一片大海,我是海里的孤岛。

人类思想中处处是海洋。基督教神学是一片大海2,欧洲中世纪一千年里最聪明的人的精力都耗在这上面了。而在东方,佛教自从汉朝传入中土3,至唐朝极盛,几百年(从“永平求法”到玄奘有六百年)无数人才取经译经,这才创造了汉传三藏经典,浩瀚无涯,据说,总量不下八千万字。

于是我想到煤,古代的森林在漫长的岁月凝成了黑魆魆的致密的化石,就是煤。古典音乐也罢,宗教也罢,还是任何科学技术,或是什么别的知识,都是人类千百年智力活动的凝聚。某种意义上,也是一种“化石”,那上面密密麻麻缠绕的,无不是前人的心血。

任何知识,对于初学者,往往入门最难。佛教因此有阅藏知津的说法,津是渡口(牛津的津应当类似)。佛法常比喻人生为苦海,勤修佛法能得解脱到达彼岸(波罗蜜多)。船是什么呢?是般若4。既然有船,就有港口。般若在经中,找到读经的入口,探寻般若,就是阅藏知津。

我想,古典音乐入门必定也有“津”,只是我不知道在哪,哪天去找几本书来看看。

文化差异

过来之后总体感觉,文化差异影响不大。

曾在光绪年间出使英国的郭嵩焘,在英国考察之后发出这样的感慨,

三代以前,独中国有教化耳……自汉以来,中国教化日益微灭。而政教风俗,欧洲各国乃独擅其胜。其视中国,亦犹三代盛时之视夷狄也。

郭嵩焘当时就看出真正的仪礼,在所谓的礼仪之邦早已绝灭,反倒是蛮夷之地,“彬彬然见礼让之行焉,足知彼土富强之基之非苟然也”。他还称英国议会为“乡绅房”,认为那才是真正的乡绅,而不是乡愿5。对于饱读礼仪诗书,受传统思想熏陶的中国士大夫,这种文化冲击简直是天翻地覆。

那个时候,东方与西方的差异,的确仿佛一昼一夜。

然而今天,文化差异的冲击远不如一百多年前那么强烈。我们自己就是在“中西合璧”的生活方式中成长生活的。在国内,除了吃饭还用筷子,说话用中文(即使中文,从书写习惯,标点符号到拼音字母,都是外来的影响),生活中几乎没有哪一样不是西化的东西。想象一下,如果和人打招呼,别人伸出手来,我们像古人一样握自己的手(抱拳),这种情况该有多尴尬。可实际上,能引起感觉上明显不同的东西很少了,中国在变化,西方也在变。而北京的生活方式,与现在世界上许多城市没有什么区别,便利程度可能还要超过。

真正的差异,隐藏在心里,埋在骨子里。本土人共同经历的历史,你不知道,大家从小到大共同读过的书,你没读过,别人习以为常的东西,你不懂。心灵上的隔离是一道门,隐隐把许多人挡在“主流”之外,这恐怕是经过许多年都不能弥补的缺失。它让我联想到空荡荡的房间,雪白的墙壁,还有金属触感的壁橱,一尘不染,却冰冷坚硬。

但是现代多元社会,必定是自由包容的,既不可能把自己的价值观念加给他人,也不可能完全放弃自己的思想习惯。说到底,过去成长的时光无论如何不肯重来,现在能做的只有细心观察社会,尽可能多地了解自己的生活环境了。

一人独钓一江秋

秋天越来越深,天气越来越凉。

一个人在外过了三周,萧索孤寂偶尔有之。苏轼说,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飘缈孤鸿影”。但多数时候还算精神奕奕,有的是时间和书籍,还有满脑袋幻想。

更重要的是许多事情急于解决,下周多投几份简历。另外听说买二手车可以去拍卖行,有很多政府车在拍卖,价格实惠。这周没来得及过去看,下周如果有时间去看看流程。

  1. 《海边的卡夫卡》 

  2. 雷立伯的汉语神学术语辞典,原文记不准确了,毕竟书没有带着 

  3. 佛教最早入华时间似乎仍无定论,这方面文献记载阙如,摄摩腾,竺法兰,白马寺与四十二章经究竟如何,不得而知。 

  4. 般若是大乘佛教的核心要义。大乘佛教在印度出现于公元一世纪,那时距离佛的时代差不多五百年了。大乘的修行者称菩萨,给佛教理论带来了不少变化。例如,若人人有资格到达彼岸,即人人可成佛,则佛菩萨们不过是摆渡之人,所谓“普渡众生”是也,而与众生的区别,仅仅是闻道有先后而已。许多菩萨,如观世音,实际已证如来,但是为渡人方便以菩萨之身显化。从这个意义说,大乘佛教没有唯一永恒之神袛,与一般概念的宗教大不相同。如果有崇拜对象,当崇拜般若,佛经中有般若是佛母之说法。王菲朗读的心经,名字即为“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”。这句话里佛母与般若是同位语,即般若乃成佛之母。当年佛教大小乘几乎同时传入中国,但中国佛界独爱大乘,实际上,除大乘之外的佛教,无菩萨,也无十方诸佛,个人修行亦不以成佛为目的。 

  5. 秦晖,晚清为什么学西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