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公澄寂,道德渊美,
微吟穷谷,枯泉漱水。
邈矣护公,天挺弘懿,
濯足流沙,倾拔玄致。

竺昙摩罗刹,中土人称竺法护,西晋一代名僧。他曾在山中隐居,泉水断流,护公感叹,“水若永竭,真无以自给,正当移去耳。” 言讫而泉涌满涧。

看这个故事,想象法护“微吟穷谷,枯泉漱水”的风采,不禁悠然神往

在墨尔本生活七周了,最近越来越有种置身“穷谷”之感。

几周来投了不少简历,像一只章鱼,触须四面八方伸出去。然而面试了两次皆无下文。收到了几封邮件,有的说感谢关注但方向不适合,有的说还在筛选简历,再联系云云,其余皆如远古巨像般沉默。

不知何时才能“枯泉漱水”。

Greensborough

自从看了这篇文章之后,我对Greensborough这个地方念念不忘。有一天下午风和日丽(天天都风和日丽),做火车去游览了一圈。果然地如其名,这里树木成荫,地势高高低低变化很大,远处山峦起伏,一片葱郁。如果说北京是在房子中间种树,这可说是在树中间种房子。

没车走不了太远,我在车站附近的居民区随意看了看,基本看不到华人的面孔。吃了晚饭我就打道回府了。回去的时候红轮西坠,苍山日暮,凉风吹来,透心沁骨。

英语课

在墨尔本,作为没同学,没同事,没亲戚的“三无人士”,多结交些社会上的人就很重要了。

Google了一下,我发现许多免费的英语课。没错,免费,有的甚至提供晚饭。这些课程一般在教堂,授课的都是本地人,过来无偿帮忙,超赞。除了学英语,还能遇到来自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同学,不过两周,我已经有了十几个人的联系方式。想必大家的目的大致相同,见面格外热情,跟自己孑然一身的感觉天渊之别。

圣保罗教堂的英语课尤其热闹,五十人的样子,捉对讨论,但是人多嘈杂,节奏慢。我更喜欢小教堂里的课,像周五在Balwyn,只有两个学生,清静,发言机会多,信息量大。

有的老师给了我一些简历的建议。还有Bill,跟我专业相同。他说,澳洲是个非常“小”的国家,大多数都是小企业,找人很多时候通过内部推荐。所以找到第一份工作以后会好很多。但是,他上次换工作用了七个月。

看来需要不停努力啊。

不容青史尽成灰

没什么别的新鲜事,就不写了。

想起于右任一句诗,

不信青春唤不回, 不容青史尽成灰。 很好听,可惜谁都做不到。

我想说,

不信青春唤得回, 不容未来尽成灰。

吾辈需为第二句努力。